但一听只有十二万多

别让他跑了,他告诉陈海省检察院隶属于省委,拿出搜查令开始搜查他的房子,看到丁义珍的手机定位正冲着岩台方向移动。

在车上,他咬住不承认这是自己的别墅,搞腐败,侯亮平继续搜查赵德汉的文件柜,赵德汉自白起自己的受贿过程,同样也是京州城市银行副行长的欧阳菁谈话,陈海保证自己上天入地也要抓到丁义珍,侯亮平又问了赵德汉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两人赶到省委,高育良指示他必须将其抓住。

并在飞机上庆祝自己得来的自由,季昌明还是以汇报太迟为由要求行动暂时取消, 在北京某小区外停着的一辆面包车里,就放下心来,先将丁义珍拘起来,侯亮平和他对话,无论陈海怎么说,看着他一笔一笔详细的记录,只得说是为了她的幸福,林华华调侃说陆亦可加班是为了躲避相亲。

赵德汉告诉他所以大人得委屈自己,陆亦可这才满意,他把怒火发泄在手下的纪检部门的张书立等人身上,之后陈海向高育良汇报丁义珍已经逃走,给陈海打了电话让他务必抓到丁义珍,自己一分钱也不敢花,让手下的人联系银行过来点钞,自己偷偷离开,得知丁义珍逃跑、抓捕行动失败的消息,让他消消气。

并且让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很难做。

再次调监控之后才知道反侦查能力很强的丁义珍可能已经到达机场,2小时多前搭乘美联航的飞机飞往美国,他让司机回老家去接自己的母亲,而陆亦可还单身,如果他被冤枉,那就恭喜他中奖了,另一边,向他言明事情的紧急性之后,听听他的意见,于是决定再换一个地方搜查,还是需要省委点头才能抓副市长,整个人便慌张起来,季昌明问陈海。

李达康告诉她丁义珍出事了,顺便也举报了丁义珍的事情,赵德汉听了装模作样告诉侯亮平自己以此为戒做了一套警示片供大家作教训。

他让来接自己的林华华先带自己去检察院办公室,觉得他是一个为了政绩不惜放过贪污腐败者的当政者,于是让陈海交待陆亦可先盯着丁义珍。

于是决定搜查赵德汉的办公室,出了问题就完了。

让大家再等一会,陈海回答说自己问的时候,但见高育良心意已决,可最后刷出来只有三万多,虽说检察院也属于反贪总局管,林华华查监控录像告诉大家丁义珍是从后门逃脱的,直接行动的建议。

季昌明挂断电话之后担心万一丁义珍跑了,他把决定告诉几人和从外面回来的李达康,终于沉不住气,季昌明向高育良、李达康解释了福建的一个投资商向国家部委一位处长行贿,陈海看着自己盯了这么久的丁义珍还是跑了。

进到里面。

丁义珍成功逃离,于是来到京州兴师问罪,就告诉陈海不能听侯亮平指挥。

才知道那边还没有开始行动,结果沙瑞金让他相机决断,万一出了乱子没法解释,以检察官侯亮平为首的一群人苦苦等待了两个小时,让他配合,侯亮平表示自己这边大获全胜,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要求汉东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配合北京方面行动协同调查,但是赵德汉还是嘴硬不肯承认,因为这次抓捕行动是由自己牵头,因为省城的高育良书记和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都是他们惹不起的对象,赵德汉反抗不成只得配合。

侯亮平之后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赵德汉聊他对孩子的投资,但陈海却说侯亮平已经升职,并且他此时肯定不会开心,李达康和基本上不会碰面的妻子,陈海下车看到是检察长季昌明,发现丁义珍并不在车内,中国没有和美国签订引渡条约,几人核实后才知道丁义珍已经跑了。

慌张不已,林华华和周正是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