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立下了绝对“不允许外人察觉出异样”的规则

其实一切都看起来很普通,没心没肺,以前我很开朗, 今晚,